月白

2018年8月6日 雷暴雨后的晴

中午天阴阴的,没一阵子就下起了大雨,好极了给热烘烘的苏州冲个清凉澡。到了下午太阳出来了,晾衣服时我心想着这雨一下紫薇花定又落了不少,况且这雨后的紫薇花朵我倒还没好好欣赏过呢,于是穿了衣服就去看了看。

昨天两人在家一天,从早到晚。晚饭后,他突然说,孙桑我们别干坐着找点游戏玩玩吧!我来了兴致:好啊可是两人能玩什么游戏呢?他说纸牌我们都不太会两人也玩不起来,说完他就在房间里转,边转边想。

我说玩抓沙包吧!前几天我就一直闹着你给我缝几个沙包的。他一听觉得行,就做了起来。冰箱里不怎么吃的高粱米姑且就用它来填沙包吧。蔡桑真的是超人,样样都行,连针线活也难不了他。不止一次我问他:只要你着手做的事,我就没一件干得比你漂亮的,求解?他估计也听烦了,每次只回:那是,也不看是谁老公。

我喜欢时不时的赞美他,没办法,他实在优秀的令人不得不夸上两句。

很快的时间他便变着针法的缝好了六个沙包,我激动的抓了起来,这是我小时候的冬天和同学经常玩的游戏,这样可以很快的让双手热乎起来。教了他一下,发现不管怎样他都赶不上我,毕竟是童子功啊!

两人哪都不去在家里混待着,一同琢磨着如何游戏,我觉得也是很有趣的事。

花样

蓝天下随风飘摇的紫薇花

那是我最爱的——

夏天的样子

不妨,

一起跟着她荡起裙摆好了

快乐就是快乐


踢翻沉闷的破罐子

我们就要任性的笑出眼角的鱼尾纹来

2018年8月1日 晴

枝头的小柿子圆墩墩的十分可爱,早上洗完衣服踮着脚拍了几张。柿子树底下整片的绿荫是我们欢乐的园地,我和蔡桑常常站在树下轻声说着话;我们还会一起看雨后树干上匍匐着的鼻涕虫;秋天,一到秋天我们又可以正正经经的做一回果农,每天看着枝头黄橙橙的柿子心里真是莫大的欢喜。

生活的可爱在于把当下的每一刻用尽,片时欢乐且相亲罢。

春天去安徽旅行带回来两坛兰花,好厉害,野草的种子就这样随风落了进去,如今它已自成一番新气象,震惊之余我给它端在架子上拍了张正面照。

我们的小院,我从来不拒绝外来的朋友。所以常常就会在西红柿的边上看到几株醋酱草,或是在花盆里突然就长出一株叫不上名的小草花。

天然成趣,是我喜欢的样子。


2018年7月23日 晴 台风过境

台风走了,又回到了天真蓝。

现是初伏,但感觉已经热了许多天,请了几天假在家休息休息。

天气一热来院子里玩闹的鸟儿都很少见了,只有那只黑色的大蝴蝶,它每天依然光顾数次,有时甚至飞到了我的窗边,几乎要夺窗而入的架势呢!

家门口的紫微又和我在这个炎夏时节相会了,想想看,这是我们共赴的第四个夏日了吧,不管怎样这都是一段令人欣喜的缘分。


描花的日子

前几天看了本张炜的书叫《描花的日子》,一本回忆童年趣事的书,读起来轻松可爱,一个下午不到就翻完了。描花这个词用得真好,童年若是一朵花,经年之后细细回首,大约很多事情也都不记得了,而有些事情想必是怎样都不会忘怀的,作者于是慢慢回忆,依着花的轮廓重新描摹起它的样子。

这两天在看宗白华的《生如蚁美如神》,开始对歌德的一生产生兴趣...

/

今年的梅雨季太长了,加上身体的原因这阵子算是安分了许多,体育课也停掉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读书或是散步。雨季虽烦,但也有它的可爱之处,特别是雨后那傍晚的空气,以及那拂面的清风,怎么样都是美妙的。

/

有天下雨的早晨他买菜回到家,一开门递给我一把荷花,开心的我呀真是合不拢嘴。

有一个晚上他骑车载我到金鸡湖的码头吹风,我们光着脚大摇大摆的走在木板上,看到夜空中的流云心生美意,后来干脆盘腿静坐了起来。

又有一个晚上我们去月亮湾散步,到了河边我又把鞋踢了拎手里,被白日烘得热烫烫的木板把脚心蒸得好舒服。河边通常都是有风在吹的,我们心情大好,沿着河停下来静坐了二十分钟,中间有三阵美好的微风吹过脸庞。

还有一个雨后的早晨,我们去图书馆还书,顺道在护城河边遛弯,在青青的草地上感受到吸饱雨水后的地表那种满涨的潮湿。

期盼晴天,但也不落下雨天可以拾起的悠然快活。

那时的花

去年夏天妈妈带菲菲来苏州看我们,走的时候我给她带回一些锦葵和蜀葵的种子。这次回家,我惊喜的看到小路边长了一丛丛的锦葵,这个时节开得还不是很多,每株只略开了几朵,蜀葵长了有一尺多高,花期还未到,一副青涩的样子。

说到对花的情结,真的没有一种花能取代我对锦葵的感情。童年时代,在我对草木还处在完全无意识的混沌状态中时,它是唯一一种令我惊奇并给我留下非常多烂漫回忆的花。不止一个夏天,中午我放学回家,那条通往家门口的小路牙子两边全是锦葵花,毫不夸张的讲,是漫天遍地的蝴蝶围绕着它们旋转。当然也是有蜜蜂的,可我们不怕,我和哥哥姐姐乐此不疲的在花丛中嬉闹玩耍。

小孩子从来不知何为美何为人生的诗意,这么多年过去,我站在三十岁的人生轴上往回看去,那些在花间和蝴蝶玩闹的时光可谓我儿童的光阴中最美丽的回忆,那分明就是一幅画呀!

很多年后妈妈改嫁去了另外一个乡村,那里依旧是大片的农田,有长长的清澈的小河,有一年产两窝幼崽的猫咪和狗狗。这一次回来,我复又见到小路边长出了曾在我记忆的河流中反复出现的锦葵花,无论如何我都想在花儿的边上多停留一会儿,就是任性的想让自己在此刻做回儿时的那个小女孩。

如果有一样东西能让我瞬间穿越斑驳的时光隧道回到童年,那么便是锦葵罢!


妈妈勤劳,但又不全是农村妇人的那番模样,因为她还非常爱花,也很爱美。我们常嘲讽别人说臭美,可在我看来,臭美没什么不好呀!爱美这件事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会穿很漂亮干净的衣服,一头黑发梳得笔直,下田干活时可以虎气精干,农闲时也能美丽大方踩着自行车去街上买东西。


每次回家都会发现妈妈种了新的花木,我为这些生灵降生在此处感到欣慰,这里有一个爱护它的妇人,还有丰厚的土地常年滋养着它们。

村里的夏夜是最迷人的,我们习惯晚饭后顶着渐渐亮起的星星沿着小河边散步,狗狗一路尾随着我们,这真是一种非常恬淡的幸福。

/

从老家回苏州有半月了,照片很久才来整理。

感谢上帝赐给我新的人生阶段,只愿我可以为其提供一个温暖喜悦的生长土壤,保佑~

2018年6月10日 多云

一早两人去逛了菜市,吃完早餐收拾下就去了植物园。

非常开心,沿路都沉浸在盛放的百花中,蓝的、紫的、淡蓝的、粉的....我对花丛从来没有抵抗力,私以为野外随手播种的花丛比精心呵护起来的花朵要更接近生命本身。

大阳山边有个有湖泊,水边长满了千屈菜和美人蕉,我很臭美,非要让蔡桑给我留个影,其实天阴阴的照出来不好看的。

植物园里面有两个馆,说实话,热带馆中的景象我是失望的,除了原本生命力就很旺盛的榕树以及少数的植物以外,其它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

/

明天继续写

好了该我们大花丛们出场啦

/

柳叶马鞭草 美丽月见草 蓝花鼠尾草 天蓝鼠尾草

萌肉篇

  1/55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