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8年6月10日 多云

一早两人去逛了菜市,吃完早餐收拾下就去了植物园。

非常开心,沿路都沉浸在盛放的百花中,蓝的、紫的、淡蓝的、粉的....我对花丛从来没有抵抗力,私以为野外随手播种的花丛比精心呵护起来的花朵要更接近生命本身。

大阳山边有个有湖泊,水边长满了千屈菜和美人蕉,我很臭美,非要让蔡桑给我留个影,其实天阴阴的照出来不好看的。

植物园里面有两个馆,说实话,热带馆中的景象我是失望的,除了原本生命力就很旺盛的榕树以及少数的植物以外,其它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

/

明天继续写

好了该我们大花丛们出场啦

/

柳叶马鞭草 美丽月见草 蓝花鼠尾草 天蓝鼠尾草

萌肉篇

看到很多榕树,相比我在潮州见到的榕树,温室里的它们还是少了很多自然之气啊!还看到了很多南方植物,以及可爱的沙生植物。

最后一张图叫老乐,听名字就想到一个白发的老人乐呵呵的样子,哈哈!

/大阳山植物园

2018年6月3日 多云

早上去菜市买了非常新鲜的毛桃和南瓜头,除此以外还有:露天成熟的番茄、苋菜、刚卤好的五香豆干、两棵竹。

煮药的时间把昨晚看了一半的电影看完——<佛兰德斯的狗>,田静推荐我看的。这是她小时候看过的片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印象深刻。我其实很少看这类电影,因为太爱猫狗包括飞的跑的各种小动物们,只要它们受到伤害就难过得要命。

电影看完简单收拾下去了图书馆,有两 本书没看完但还书日期到了,过下程序复再借出来,每次都是随意在书架上翻看,喜欢的就带回来,常常收获不少。这次又借了两本散文以及东山魁夷的两本画册,说是画册,其中是配有优美的文字的,看起来十分享受。借完书我也没回家,直接就到了图书馆的后花园,在一棵高大的松树下看起来。不到一个小时便翻完了,心情大好,回家去。

午饭后在院子里忙活了一阵,兰花长得无敌好了,我给它重又挪了盆端放在窗外,地里种的几棵也都开花了。伤心的是,妈妈寄过来的忧遁草蔫蔫的,似乎是活不过来的样子,真是对不住了啊!同样和我今天告别的还有蔡桑清明时从广东带过来的那棵百合,被我挪了几回之后,状态一天不如一天,今天我直接拔它起来发现根已经烂了,真想当着它的面说句抱歉....

天阴了一天,一个人在家感觉也十分的好。当然了,有老伴陪我,也很好。

花花果果们的摆拍:D

2018年5月28日晴 北京

四点起不洗脸不刷牙,迷迷糊糊的出门准备看升旗。

小步快跑,还是抢不过那些三点钟就起床的人,我们站到了第五排。除了激动就是激动,升旗有啥好看的?——有啊!作为中国人都爱看啊!

快到四点五十时,仪仗队从天安门走出来了,每个人都举起了手机,个子高的好处在此处体现出来了,特别是我老伴,脚尖都不用踮,他在我边上很淡定的看着,为何如此淡定呢?因为人家十年前来北京玩耍过了,升旗这是看第二回喽。

升完旗我并不舍得走,仍然站立在围栏旁看着军人叔叔们在广场上走军姿,也终于理解为何男生都有一个军人梦了。此情此景之下,我下意识想到了我的初恋,有一次去烟台看他,他带我去看了一次海军演练。

 

看完升旗回宾馆洗漱收拾行李,又去锦馨豆汁吃了早餐, 走的时候挺感动的,一位北京老爷爷看到我们丢了半个玉米馒头没吃提醒我们说,苞米馒头挺好吃的打包带着路上饿了吃,蔡桑说谢谢只是这馒头太硬了没有热透啃不动。

走出来停在路边等车,看到阳光透过高大的国槐树散落在道路上,心里非常满足。而我的脑海中还在回想着那位老人的善意提醒,他声音低沉宽厚,面相仁慈,我在心里忍不住又跟他道了声多谢!

 

在北京,基本上每个角落都堆放着小黄车、摩拜、滴滴等共享单车,它的存在确实很适合北京的路况。除此之外,地下通道在这儿也非常多,路面上的人行斑马线是很少的,也许是为了减少汽车的停靠时间吧,毕竟是一线城市,地上地下双线全开各不干扰,人人都在和时间赛跑。但古都有古都的慢,只有生活在这里的人才能真正有所感知的。



打车去北京南站把行李寄存好直接坐4号线前往颐和园。

我们去的方向开往安河桥北,是的,看到标示牌立马想到宋冬野的那首歌: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这首歌叫安和桥,专辑是《安和桥北》,听说这里是他和奶奶生活过的地方,所以特别有感情。真好,我喜欢音乐里面有亲人间的温情。

沿线经过西单、灵境胡同、国家图书馆、人民大学、中关村、北京大学、圆明园等,如果不是下午急着赶车,我和他都非常想去看一看圆明园的废墟...

不到八点到了颐和园,第一处景点便是“苏州街”,真是意外的惊喜,这里是乾隆怀念下江南时看到苏州繁盛的街市所建,并作为大礼在太后70岁生日时送给她的。后面又去了佛香阁、四大排州等处,不幸的是,今天七级大风,码头的船停开,无法乘船观赏更多的美景真是可惜。

 

总结:颐和园作为皇家园林,真心值得人人前来一游,这是在首都难得的有正统与秀丽并存,有故事可讲述有山水可怡情的地方。

 

走了不到四个小时找地吃饭打车赶往南站。

回苏州的高铁上,我在锤子便签里写游历小纪,他拿着手机不知在看啥,反正各忙各的,没一会儿他就睡了,写了近两小时我也觉得困,靠他肩膀上也睡过去了。


温 暖 喜 悦

2018年5月27日晴 北京

上午就一件事:逛故宫博物院。

我们从天安门进去,穿过午门便到了太和门,皇家宫殿的气派尽收眼前。皇宫第一道景就是雄伟壮观的太和殿,依着自动讲解器中的解说,我们穿过几座正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之后来到了御花园,直到这里我们才看到皇宫里有了树,花园令人身心愉悦,很多人开始停下来休息,我和他分喝了一罐酸奶。

再往后看了东西宫,也就是皇帝妃嫔的居所。

皇宫真的十分壮丽,你就这么想吧,这刻你目光之所及只是明清盛况的吉光片羽,那些真正拨动人心的东西都已逝去,而今只能通过艰辛保存下来的遗迹加以文史记载的佐证,去一一触及那时的荣光。但无论如何,那也是摸石头过河的事,曾经多少风采人物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湮没,又有多少光华万千的建筑与陈设被岁月所吞噬。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没有人可以当着王圆箓的面再痛骂他一顿,也没有人能扑灭烧掉圆明园的那一把火。

历史从来不容推倒从来,这刻只把这刻用尽便是修得十分的好了。

很多年前,故宫曾是世代百姓终身无法涉足之地,而今它成为我们随时可供参观的地方。这是平等和平的年代。而我们生活在这个幸福的时代。

 /

下午去了官舍的正安中医,果不其然,这里的一切都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在处处都开足冷气的大楼里,正安开着窗户,微暖的风从外面吹进来让人有说不出的会心感。

屋内供着佛像,古琴沉静悠扬的乐声在房间充斥着,我和他对坐喝着糯米香普洱茶。是的,正心诚意,温暖喜悦,梁冬先生做到了,正安文化也做到了。我们心领神会。

 

带着喜悦的心情到了距离前门很近的住处,小睡了一小时后去锦馨喝了心心念念的豆汁,加了焦圈、蹄筋、面条,这是来这边两天吃得最舒服的一餐。

结论:小吃界我和他都不适合呆在里面混。

 

吃完饭一走出来我就看到了月亮,它高高的挂在槐树上,干干净净的样子。又是很和煦的风啊,吹得人只想闭上眼睛。

两人要走去哪里还没有讨论,也是突然决定的,干脆就近去天坛公园走走。对,就是那个哪哪都能看到的三重檐攒尖顶的祈年殿所在之处。

 

北京就是北京,即便是公园里,道路也是出奇的宽阔笔直,路两旁全是齐整参天的大树,处处彰显着正统与端庄。包括建筑的色彩选择,也全是饱和度极高的纯正颜色,红就是红,蓝就是蓝,这是一种尊贵与身份的象征,一如皇宫中的所有建筑一样。

天坛是世界最大的祭天建筑群,真正置身其中你才会懂,古代人民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之心是多么可贵,而这也正是现代社会所缺失的。

我喜欢漫步园中嗅闻空气中松柏的香气,这种感觉像似回到了苏州,我和他漫不经心的在护城河畔散着步。天坛里的这些树木,大多种植超过两百年,而目前,在天坛公园中至少有两千五百多株该树龄的侧柏。

北京的经度较苏州而言要偏西个五度,天黑的也晚了近一个小时,这时虽已近八点,但夜色才刚刚降临。月亮也渐渐明亮起来,我和他彼此都有不必言说的喜悦在眉间传动着。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了非常美妙的笛音,是一位老大爷站在高台上吹笛,蔡桑说他吹得很好比我强多了。伴着他一首接一首的悠扬曲调,我和他就坐在大爷身边高高的台沿上看风景。

天坛公园很大,即便是晚上,也还有不少人在里面活动,但却极其安静,没有喧杂的人声,在这里,你只能听到清幽的鸟鸣。后来我实在开心,在祭坛上抱了他并将这两天的不愉快统统一笔勾销,索性把鞋也拖了光着脚踩在暖烘烘的地上走,好舒服呀!

也许是找回了幸福的基调,从公园出来随意上了辆公车,也就是想随意看一看夜色下的北京街头而已。两人不知怎滴就聊起了鸟巢,突然想去看看,于是下了公交打车过去。沿路看到了央视大楼,还看到了下午刚去过的官舍,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大老远赶过来只能隔着马路看到鸟巢一角,灯也都关了,黑漆漆一片。又打车回来。

花了一百多的打车费只远远撇了一角有点不甘心的回宾馆睡觉了。

这一天收尾貌似又不太理想,但我真是太累了,没时间梳理这些情绪倒床就睡。 


2018年5月26日 多云 北京

实在不可原谅,到地铁安检时才发现保温杯忘带了。一只装了米汤而另一只装了他的凉茶,我悔得要命,去苏州北站的一路都不开心。

毕竟这是去北京啊!

复兴号好酷,看到它远远开过来心里油然升起一股自豪之情,中国有一天定会复兴的!

车内环境堪比宾馆,我们的位置也好,于是两人说说笑笑心情也就好了。四个小时说快也快,看看书吃吃东西望一望窗外的风景,感觉像似度假。这样的时刻其实生活中常有,但每次仍觉新鲜可爱。

带的书是林语堂的《人生当如是》,图书馆借的。太喜欢看了几乎舍不得还。

 

11:30到了北京南站。在站里订完房间放下行李就寻吃的去。

因为要去国家博物馆,地铁顺道就去了王府井,算是北京第一站吧。可能是我太饿了,看到街边的各色小吃忍不住每个都想试一试。

我买了春饼和臭豆腐,他在店里要了碗炸酱面,可说真的,我为自己的热情和冲动感到非常失望,因为都不好吃!

王府井有非常多的外国友人,女生穿衣大多很随性开放,看到一位高瘦女生穿着细肩背心碎花及地长裙,真是好看,想到凯拉奈特莉。

吃完去了国家博物馆,看到了很多中学历史课本上的物品还是蛮激动的。四个小时后直接散步到了天安门,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馆、中南海等建筑物都在这里,在首都就是很奇妙,时不时的就能看到以前只有在课本或是电视上看到的东西。地铁公交也一样,那些耳熟能详的地名比比皆是,这种感觉我想每个人都是乐于享有的。它让你误以为你和这个城市已经产生了联结。

两个人在天安门前走了走,花了20块钱拍了两张留影,随后转地铁去积水潭,这附近有个什刹海小吃一条街。来这里的原因并不是为吃的,而是因为一首歌。大约十年前一个湖北的女孩跟我分享了一首张靓颖的《G大调的悲伤》,里面唱道:转眼又是北京的炎夏,什刹海又开满了荷花。

虽然这个时候荷花并没有开,但在我心里,也算是触摸到了记忆中那个虚拟的点。

西海紧连着什刹海,我们沿着河岸边散步,微风吹在脸上十分舒服。这里是一个垂钓区,傍晚六点,北京人早已吃完晚饭在此处悠闲的钓着鱼。有几只鸭子在河边嬉戏玩水,它们很可爱,对人完全没有恐惧,也不游向河的中央,只在我们眼面前轻轻拨着水。我和他坐在河边看了好长时间的鸭子。

一天的舟车劳顿,这一刻感觉是最放松的。

 

走了半天的路还是累的,找了三轮车拉我们绕着什刹海兜了一圈,三分看七分讲,其实在我看来是没啥趣味性的。下车后逛了小吃街,吃了爆肠和章鱼丸,不得不吐槽,这都啥呀!章鱼丸全是面糊,爆的牛百叶也嚼不烂,吃得全是调料酱汁的味道。

两人都吃到反胃,银子白白花了不少,心情又出现了低谷,毕竟到了这个点早已饥肠辘辘。后来终于看到一家兰州拉面,于是叫了碗面这晚饭才算了了。

 

对了在觅食过程中我们趴在路边听了地下通道里的一个男生弹唱了两首歌,我觉得每个认真付出的人都值得鼓掌与支持,我硬拉着他走到地下通道给他十块钱并跟他说了句你很棒你唱得很好。

 

第一天算是草率的结束了,因为吃得粗糙不舒服。

/

路上草记


  1/54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