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7年10月31日 晴

你看,枇杷又打起了花苞,柿子树的枝头果实累累,想起里尔克的诗: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把这最后的甘甜压进酒里。这是多么富有生命力的诗句啊!

就在昨天,绿菊凋谢了一朵,蒜苗愈发长得高了,香菜和菠菜也都种了下去。这个冬天我想给自己再种一株腊梅和山茶。

尤其晴天,阳光透过树缝散落的光线铺在院子里,真是迷人极了。无论早晨,中午,傍晚,我都爱搬了躺椅放在枇杷树下,对着院子里的一切看啊看啊,看到实在是眼睛无新意了就闭上双眼,因为阳光也把人晒作一团毛绒绒的线球了,这番境地却也像极了春天的日光灿烂满树流光,可眼下已是深秋了...

秋天,令人平静丛容,令人不自主的心神收摄。但那漫山如画的树林又一次次搅动着我的心扉,不管怎样要去一次的了。

----------------------------------------------------------------------------

今天的心情是真好,伤口不再那么痛了。也有心思收拾起了照片。虽然过去了一周,但仍然无法忘记肚子巨痛时整个人崩溃掉的感觉,是啊!有什么能比健康自在的走在有阳光的大马路上更幸福的事呢?没有。

手术的伤口还在恢复中,医生口中这是最小的手术,在朋友眼里这也不过是平常不过的创痛,但并没有人真正知道在这短暂的几天中于自己身体及脑海中无限翻腾起的是什么。每个人都不必期望被他人懂得,但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迷失——支撑自己走下去的精神力量究竟为何。

特别庆幸的是,在这个时候看到梁东老师与尹烨关于生命科学的对话,它让我对生命对自我的认知重又拔节到更宏大的纬度,人类渺小到甚至肉身为谁所制也无从可知,作一个觉者很难,但必须往这条路上赶了。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