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不止留园

大约十年前,那时我第一次来苏州,也是这个街头售卖糖炒板栗的季节,我和同学走经留园路,看到留园,没打算进去。那个时候我对苏州是十分没有概念的了,年轻的神色和举止如今依然记得,是天真的傻气中加十足十的怯懦。

同学在这边读书,她以地主之仪买了板栗与我分吃,然后带我去石路观前,那好像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大街上有那么多外国人,深以为自己又开了眼界。在当时,我用的还是大姐给我的诺基压翻盖手机,晚上回到同学宿舍,睡前一字一字按键发短信给某某某,感觉大拇指痛极了,因为白天实在剥了太多栗子。

记得我睡在上铺,和同学以及她的舍友聊了蛮久的天,内容不复追忆,但我却还清楚记得同学笑着跟我说,最喜欢听张学友的《想和你去吹吹风》,每次听着,总感觉自己像在海边,风吹在脸上...

如今想来,这真是一份闪亮的诗情。

这么多年过去,我和同学早已在人海中断了音讯。记得2009年,我们都在昆山工作,有回我去她宿舍找她,中午是我做的饭,有只透明的树叶盘子我喜欢,跟她要了,到今天这个盘子还在用,舍不得丢。她俏俏的鼻尖以及爽气的神情真是好难忘。

在苏州生活这几年,大小园林都会去走走,单这著名的留园不曾去,也许是心里对名响人多的地方一直抗拒。人是很难得一段有闲有情有体力有物质支撑的时光,在家养病也难出远门,只能家门口混转着,干脆去了。

跟朋友说,我是来留园抓住秋天的尾巴。

整个园子幽深曲折,设计精巧,是我所想看到样子。留园年代久远,虽然经过多次修葺,树木依旧巍然遒劲。事实上江南的秋味是很淡的,香樟、翠竹、山茶等都是四季常青,园里除了片区有层林染色的景致外,大多还是葱葱郁郁。而园林本身就讲求春秋冬夏皆有景可赏,植物在栽种上会精心布局,好让每个季节都不落寞。

可框的点有很多,最想说的是盆景园。除了常见的松柏梅枫等盆景艺术外,最打动我的是山水盆景。中国的汉字原是微言大义,中国的园林又实在是把山水搬到家中的陶冶避世之所,而山水盆景,又是古人以石以草木为介,把遥不可及之云鹤仙山安放在枕畔,即使每日烦恼事挟身,不怕,我有山水在旁,疗愈怡情,日可安心可蔽。

身体奔忙,精神也要安憩。这是古人用草木山水所构建的微景观之意所在。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