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7年11月15日 多云

天气不是很好,因为伤口没恢复好哪里都不想去。

前两天去图书馆,在后花园里又看到那丛菊花。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蔡桑在家照顾卧病在床的公公,我一个人在苏州,有个周末到图书馆散心,在园子里偶遇了一只温顺的白猫,当时它就躺在这丛菊花边上休息。现回想起来,公公已在另一世界,而新菊又吐蕊,人是不能再团圆了。

昨天下午利茹并没有过来,为此我是不开心的。总觉得现代人对约定淡漠无视,一种不以为然的随意。是啊,通信实在太方便了,只要发条微信说临时怎样怎样就可以不用赴约。在过去,人与人交流只凭面交或是信件,说是约在下午几点的哪个桥头,一定是准时守在那个地方。因为没有改变主意的办法。

再好的关系也要注重脱口的承诺,是一次下个月的结伴爬山也好,或者只是周末晚的见面也罢,只要说出口了的约定,都不要轻易失信。我对人情有节制,不会浪费太多精力在不必要的人身上,一个人有两次的爽约,我会主动舍弃这种关系。这实在是没意思的事了。

爱人间也是如此。

从认识的最初到现在,大小约定,蔡桑没有失守过一个,连约会都是不曾迟到半分钟的了。伴侣的信任需要成本,每一个承诺的践行都是在积累成本。

   
评论(1)
热度(2)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