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7年11月30日 阴 很冷

下午去医院换药,王医生说伤口长得很好,我灵机一动,脑海中瞬间勾勒出痊愈那天我做了份点心附一张卡片送给王医生,我会向她传达我的喜悦以及对其岗位的敬仰之情,想着想着,尽然把自己给幸福到了。

中午给枇杷花拍照,想到去年的这个时候也写过它。就是这么快的,我和它们又相会了,初夏时我品尝了它长辈们奉献出的果实,眼下,老枝又孕育出簇新的花苞,而我作为参与者在四季中亲历着这一切,想来这是多么荣耀的事。

昨天公司发了三年橙礼品,还有封信。公司的生日或是年橙卡片没啥新奇的,都是统一由人事打印出来发放,所以拿到信后我只是百无聊赖的拆着,可看到第一句时便傻眼了,没错,是电脑打印出来的,可这确实是董事长所说的话,他居然说到我的诗情,说到蔡桑踩个单车载我上班的画面,说到我幸福的笑,简短的几句话深深的触动了我。

因为我曾对他有过偏见啊!刚入公司的时候我对他的学养有过仰慕,也打心底感觉他与别的企业领导人不同,亲和旷达,会讲道和朱熹的理学,特别了不起。

在进公司的前一年里和他有过几次接触,彼此都留下了还算不错的印象。因为他知道我工作之外大抵可以说是才情那一面的东西吧,这一点让我对他令眼相看,毕竟这不是一个生意人应该感兴趣的点。后来听说了一些关于他的负面消息便从心里排斥他。这么久过去,我以为他被公司琐事缠身早已将无数个员工事之一二忘得干净,更别提我这个不爱搭理人的女生了。

不知是哪一个早上,我在蔡桑的单车后座上笑说东西,而恰好被路过的他看到,或许在那一刻有一点点感染到他,否则怎会被他写进信中呢?想想无论如何这也是一种珍贵的缘份,在工作之外的罅隙中瞥见的温情都令人感动。

这并不是我愿意长久做下去的工作,可既然我还在职就会努力,让自己经手的每一张图做到极致,因为有人在默默信任着你。

   
评论(5)
热度(2)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