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我们面临着经验的匮乏。当网线成为我们与外部世界连接的唯一脐带,我们对真实世界的触觉随之退化。我们的认知严重依靠信息而不是自身的实践。网络和想象力可以把我们带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好像不出门坐在家里就可以创造这个世界。即便年轻如 90 后,也不得不面对那些官能的退化以及整个世界的中年危机。

我们还面临着感知上的匮乏。年轻的一代甚至都不再拥有真正的疼痛了。我们的内心有多久没有被无比锋利的情绪填满?有多久没有挑战过自己身体的极限?多久没有感到过一种富足的疼痛?疼痛才是身体的重量,最初的人类一定是在劳动与疼痛的双重经验中成长为人,或者圣人的。疼痛才是身体的重量,疼痛是真理的亲妈,而中国人只有劳动和革命的身体。

/戴潍娜

2017-12-28
/  标签: 闪光点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