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8年1月11日 晴   重感冒ing

昨天喝了一天凉茶,扁桃发炎明显好多了。蔡桑背部肌肉损伤贴了膏药也好了些。两人都在病中。

天气很好,中午走在路上,脚步会不自觉变得轻快。路边依然会有梧桐的落叶,我也依然会去留意并欣赏它们。

喜欢在房间点上一根线香,有时,在它的气味中睡去;有时,翻几页书;有时,只是闭上眼睛呼吸着。不得不承认,这是我今年学会最重要的一件事,在一呼一吸间,感悟收摄、休止、盛放,它们是醒觉的第一步。

昨晚泡脚时对蔡桑说,我发现自己在慢慢丧失一种能力。他抬头看看我。我说,我的定力没了,就是专注力没过去那么持久了。他不说话,我接着问,你能在两个小时内全身心投入做一件事,不挠腮、不焦躁、不碰手机?

这是我接下来要格外留意的事,上次在糊糊的视频里听她说到定力是需要练习的,我想了想,比如说,我可以试着每天来练站桩或静坐来提升定力,也许可以?


刚看了小月木写的:

当我使用意志力来达成一些事情的时候,常常不自觉的过度了。颈椎、肩膀、胃、我的整个身体,都被我过度调动了。如果饮食和运动也被忽略,身体就失衡了。于是我减少了工作,每天跑步,戒掉了大部分的肉类,以此减少身体的负担。很多时候,我都像大福一样,晒着太阳,一动不动。然后,过了一个月,我的身体又归位了。平衡再一次出现。


深有同感。

说说瑜伽吧。其实我是在九年前就接触它了,那时,我和几个人合租一间房,有个山东姑娘,我俩挺合拍,有回她送了我一本瑜伽练习的书,那时我真年轻,身边也有男生在追求,心底萌生出的爱美心让我对瑜伽有了兴趣,因为书上写它可以让身型变美,让仪容变好。

年轻人只看重功能。

完全不走心的照着书上做猫伸展式、骆驼式等等。如今天回想起来,愚蠢极了。

三年前因为颈椎问题蔡桑鼓励我找个教室好好学习瑜伽,基本没怎么考虑就去了。通过Daly的精准与正位,以及后来的进阶课程,包括2017年下半年开始的深度理疗,我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瑜伽。而直到现在,我仍然没把它作为训练的日课,以及健身的唯一方式,更多的,瑜伽成为我精神上的疗愈之法。

当我在湖边吹风、在山里徒步、在安静的空间进行瑜伽习练,哪怕泡在厨房里制作甜品,这时的我是全然的,自由的,当但我工作时,与他人说话时,我又回到了日常的感觉,这是两种不同的境地,都是存在之必然。

没有绝对的喜欢和不喜欢,是消除人性拧巴的前提。试着让身心灵合一。

更多生命的可能性,我想我会一直去探索。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