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世界变得晶莹又可爱——

城市里的楼房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和谐

它们纷纷戴起白色的礼帽

再看看香樟树下的那条长椅

盖了一层厚厚的白褥子假装很暖和


枯黄的树枝结结实实的做了回童话里的小公举

偶然探头的麻雀一定惊呼它所熟悉的那棵小树变了

怎么才一个晚上就胖了一圈呢

灌木丛原本就矮而敦实

这回更是圆圆乎乎的可爱到天上去了


就连占道停泊的车子也不那么惹人烦了

白花花、胖乎乎,在这个冬天第一次可以拿来做它的形容词

有意思的是,车主们一大早急忙忙掸落车窗上的积雪

于是,马路上全是一辆辆花着脸的白汽车

像是不小心在雪地里摔了跟头的玩具车一样

第一次觉得严肃冷酷的马路也可以成为游乐场


顾城说,雪用纯洁拒绝人们的到来

我说不对

雪只会用最柔软的方式接纳每一个走近它的人呀


你在雪地里站着,悄无声息的,它便把你装扮成一个白头发的老婆婆

就算你使坏搓个雪球砸向身旁白胡子的老爷爷

那也并不是多大的事

请再丢几个雪球过去罢!


再怕冷的人也在雪地里挺直腰杆了

甚至于插在裤兜里的手也拿出来了

就是要抓一抓雪,就是要在这个琉璃世界里做个不畏首畏足的人


你只管放眼看过去好了,

人们除了放慢脚步,连嘴角也向着天空的方向扬起了

是不是第一次觉得——洁白也可以成为一种暖色?


没错!大家决定在这一天不提公司的业绩

支付宝的账单也懒得操心

让无聊的会议包括一切伪善的关系都见鬼去吧!


没什么能拿来和你比

——雪

你是二分之一的水

是五分之一的寒

是十足十的我们内心的小美好


拿不出更好的言辞来赞美你我的雪

我请来自己喜爱的作家来帮忙好吗?

是的,是苇岸

他这样写:


雪也许是更大的一棵树上的果实,被一场世界之外的大风刮落。

它们漂泊到大地各处,它们携带的纯洁,

不久即蕃衍成春天动人的花朵。


这是大地上的事情 

也是,我们每个人的事情 


/纪苏州初雪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