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没错,这是我和蔡桑的第一季度の春日の家庭小团建。

/

差不多一个月前就开始蠢蠢欲动了,要问这是为何?因为春天万物生发人心萌动吖!

3月30号晚七点出发,近五个小时的车程抵达宣城绩溪。我记得很多次都是这样,皎白的明月伴随着我们的旅程,一歪头看向窗外,它就在头顶上方。

这天农历十四。

次日早起,八点时出发。我们的地接是一个浑身充满能量非常健谈的人,大家都叫他宝哥。一路山路崎岖,只见他上窜下跳如履平地。蔡桑说,他简直就是猴哥啊!

山里开了很多野杜鹃,或许它真的只属于大山,城市中栽培的杜鹃艳俗端正,怎样都看不出美感来。山间的小道旁还有非常多的梓木草,你说它是发蓝的紫,或是发紫的蓝,都没毛病。

除了一直期待的山脊线上徒步,还出现了很多料峭的崖壁,需借助绳索才能完成攀爬,这也是这条线路最大的乐趣之一了。因为队里有两三个人脱了缰似的一直往前冲,导致整个队伍的前进节奏都被拉快了,加之天气炎热,到下午时我和蔡桑都出现了间歇性的不适,原本八小时走完十四公里的山路提前了两个小时,这一点上我是不高兴的。

登山徒步拼的不是蛮劲,那是一门从呼吸到身体各部位有控制的发力等综合性的技术活儿。不正确的攀爬,只会导致膝盖半月板磨损或是小腿肌肉异常发达等问题,身体可不能闹着玩。

下午三点从山上下来,回农家后我和蔡桑很快睡过去,近五点时顶着夕阳的余晖去逛村子。

晚饭后无事可干,我们这才细细观摩起宝哥家的置物架,有青花陶罐、竹编挎篮、铜盘陶碗、手抄的族谱等古玩和旧的民俗的东西,细看方知其妙。最开始我是被他们家门边上种兰花的陶罐吸引住了,而我也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下是否可以买下来,没想到他竟爽快的答应了。这两坛兰花,宝哥还在里面种满了青苔,包括他家里还有不少盆景,都是他自己用心打磨出来的作品。白天那个和大家嘻哈说笑的宝哥,尽然对美也有如此细腻感知的一面。

或许是少有人问津,见我们有兴头他也很兴奋的向我们一样样展示他的古物,我和蔡桑呢尽量冷静的商量着到底要买哪一件,最终,两件陶器,一件杜鹃花根座,一件柏树根座,还有两坛连兰花带陶罐的盆栽,连他们家清明前刚收上的龙须山绿茶,我们也买了半斤。

因为我俩对老物件及木器的钟爱,宝哥还带我们参观了他的小仓库,推门便是扑面而来的木头香味,全是回收过来的老木头,还有从山上背下来的树根。欣喜之余他还送了一个松瘤给我们,他说这就是松树长的肿瘤啦,从中打洞里面会有松汁流出来。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在这个美丽的村庄里,有个扎根于山水,举手投足都饱含着原始粗犷的生命张力的人,可偏又是这样一个人,在旧物上用情,对美拥有天然的洞察力,可贵,可叹。

 /

次日就是慢节奏的走走家朋的梅甘岭啦,没啥好写的。

/

龙须山+梅甘岭 归来小纪


   
评论(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