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千万和春住

这是诗里的句子,我非常爱的一首。“若到江东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一到春天真是好忙啊,初春,从梅花开始盛放起,看花的征程便启动了。玉兰、早樱、迎春、海棠、紫叶李....起初,节奏是可控制的,到后来便完全手忙脚乱起来,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忽然满世界就缀满了花——结香、桃花、梨花、紫荆、红花檵木、关山樱...不费一点力气似的,轻轻松松把枝头都装点完毕。这时我才急了,这边没看够,那边已凋谢了啊!

甚至于,每年春天我都会生出一种短暂的懊悔之情,不曾有过一次——我可以掌控看春花这一件事。

/

难得的休息在家,整个人都是呆在院子里忙活,小小的一角天地日渐蓬勃起来,每天我都会到其中踱步审视一番。很开心是,去年秋天栽下去的山茶终于开花了,是我喜欢的恬静粉。种下去的蔬菜苗也都长势稳定,播下去的种子大多也发芽了,总之,春天,就是一个离生命之气最近的季节。

黄帝内经里说,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选择种几株你喜爱的植物吧,无论你的双手多么拙笨,没关系 ,自然会借你一股生发之气,那些埋进土壤里的种子,都会不懈余力的冲出大地,对你道一声——春天好呀!


   
评论
热度(2)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