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清晨的阳光,会从东边的院墙斜照过来,透过碧绿的柿子树叶打在我的窗子上。我常常在换衣服时探出头去望上一望。

柿子花落了,枝头结上了非常迷你的小柿子,可爱的呀就像一枚耳钉。

月季花好乖好乖,静悄悄地开了一朵又一朵,我喜欢闻它的香气,那是通往我童年时光的隧道。有时我会剪一枝插瓶,端放在房间怎么看都是美的。不为别的,就想同它共处一室。这样的时光真是美好。

上次朋友过来玩,人多我们搬了桌子在院子里吃饭,刚好月季开了两朵,便剪了一枝插了放桌上。

   
评论
热度(2)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