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8年5月27日晴 北京

上午就一件事:逛故宫博物院。

我们从天安门进去,穿过午门便到了太和门,皇家宫殿的气派尽收眼前。皇宫第一道景就是雄伟壮观的太和殿,依着自动讲解器中的解说,我们穿过几座正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之后来到了御花园,直到这里我们才看到皇宫里有了树,花园令人身心愉悦,很多人开始停下来休息,我和他分喝了一罐酸奶。

再往后看了东西宫,也就是皇帝妃嫔的居所。

皇宫真的十分壮丽,你就这么想吧,这刻你目光之所及只是明清盛况的吉光片羽,那些真正拨动人心的东西都已逝去,而今只能通过艰辛保存下来的遗迹加以文史记载的佐证,去一一触及那时的荣光。但无论如何,那也是摸石头过河的事,曾经多少风采人物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湮没,又有多少光华万千的建筑与陈设被岁月所吞噬。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没有人可以当着王圆箓的面再痛骂他一顿,也没有人能扑灭烧掉圆明园的那一把火。

历史从来不容推倒从来,这刻只把这刻用尽便是修得十分的好了。

很多年前,故宫曾是世代百姓终身无法涉足之地,而今它成为我们随时可供参观的地方。这是平等和平的年代。而我们生活在这个幸福的时代。

 /

下午去了官舍的正安中医,果不其然,这里的一切都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在处处都开足冷气的大楼里,正安开着窗户,微暖的风从外面吹进来让人有说不出的会心感。

屋内供着佛像,古琴沉静悠扬的乐声在房间充斥着,我和他对坐喝着糯米香普洱茶。是的,正心诚意,温暖喜悦,梁冬先生做到了,正安文化也做到了。我们心领神会。

 

带着喜悦的心情到了距离前门很近的住处,小睡了一小时后去锦馨喝了心心念念的豆汁,加了焦圈、蹄筋、面条,这是来这边两天吃得最舒服的一餐。

结论:小吃界我和他都不适合呆在里面混。

 

吃完饭一走出来我就看到了月亮,它高高的挂在槐树上,干干净净的样子。又是很和煦的风啊,吹得人只想闭上眼睛。

两人要走去哪里还没有讨论,也是突然决定的,干脆就近去天坛公园走走。对,就是那个哪哪都能看到的三重檐攒尖顶的祈年殿所在之处。

 

北京就是北京,即便是公园里,道路也是出奇的宽阔笔直,路两旁全是齐整参天的大树,处处彰显着正统与端庄。包括建筑的色彩选择,也全是饱和度极高的纯正颜色,红就是红,蓝就是蓝,这是一种尊贵与身份的象征,一如皇宫中的所有建筑一样。

天坛是世界最大的祭天建筑群,真正置身其中你才会懂,古代人民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之心是多么可贵,而这也正是现代社会所缺失的。

我喜欢漫步园中嗅闻空气中松柏的香气,这种感觉像似回到了苏州,我和他漫不经心的在护城河畔散着步。天坛里的这些树木,大多种植超过两百年,而目前,在天坛公园中至少有两千五百多株该树龄的侧柏。

北京的经度较苏州而言要偏西个五度,天黑的也晚了近一个小时,这时虽已近八点,但夜色才刚刚降临。月亮也渐渐明亮起来,我和他彼此都有不必言说的喜悦在眉间传动着。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了非常美妙的笛音,是一位老大爷站在高台上吹笛,蔡桑说他吹得很好比我强多了。伴着他一首接一首的悠扬曲调,我和他就坐在大爷身边高高的台沿上看风景。

天坛公园很大,即便是晚上,也还有不少人在里面活动,但却极其安静,没有喧杂的人声,在这里,你只能听到清幽的鸟鸣。后来我实在开心,在祭坛上抱了他并将这两天的不愉快统统一笔勾销,索性把鞋也拖了光着脚踩在暖烘烘的地上走,好舒服呀!

也许是找回了幸福的基调,从公园出来随意上了辆公车,也就是想随意看一看夜色下的北京街头而已。两人不知怎滴就聊起了鸟巢,突然想去看看,于是下了公交打车过去。沿路看到了央视大楼,还看到了下午刚去过的官舍,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大老远赶过来只能隔着马路看到鸟巢一角,灯也都关了,黑漆漆一片。又打车回来。

花了一百多的打车费只远远撇了一角有点不甘心的回宾馆睡觉了。

这一天收尾貌似又不太理想,但我真是太累了,没时间梳理这些情绪倒床就睡。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