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妈妈勤劳,但又不全是农村妇人的那番模样,因为她还非常爱花,也很爱美。我们常嘲讽别人说臭美,可在我看来,臭美没什么不好呀!爱美这件事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会穿很漂亮干净的衣服,一头黑发梳得笔直,下田干活时可以虎气精干,农闲时也能美丽大方踩着自行车去街上买东西。


每次回家都会发现妈妈种了新的花木,我为这些生灵降生在此处感到欣慰,这里有一个爱护它的妇人,还有丰厚的土地常年滋养着它们。

村里的夏夜是最迷人的,我们习惯晚饭后顶着渐渐亮起的星星沿着小河边散步,狗狗一路尾随着我们,这真是一种非常恬淡的幸福。

/

从老家回苏州有半月了,照片很久才来整理。

感谢上帝赐给我新的人生阶段,只愿我可以为其提供一个温暖喜悦的生长土壤,保佑~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