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那时的花

去年夏天妈妈带菲菲来苏州看我们,走的时候我给她带回一些锦葵和蜀葵的种子。这次回家,我惊喜的看到小路边长了一丛丛的锦葵,这个时节开得还不是很多,每株只略开了几朵,蜀葵长了有一尺多高,花期还未到,一副青涩的样子。

说到对花的情结,真的没有一种花能取代我对锦葵的感情。童年时代,在我对草木还处在完全无意识的混沌状态中时,它是唯一一种令我惊奇并给我留下非常多烂漫回忆的花。不止一个夏天,中午我放学回家,那条通往家门口的小路牙子两边全是锦葵花,毫不夸张的讲,是漫天遍地的蝴蝶围绕着它们旋转。当然也是有蜜蜂的,可我们不怕,我和哥哥姐姐乐此不疲的在花丛中嬉闹玩耍。

小孩子从来不知何为美何为人生的诗意,这么多年过去,我站在三十岁的人生轴上往回看去,那些在花间和蝴蝶玩闹的时光可谓我儿童的光阴中最美丽的回忆,那分明就是一幅画呀!

很多年后妈妈改嫁去了另外一个乡村,那里依旧是大片的农田,有长长的清澈的小河,有一年产两窝幼崽的猫咪和狗狗。这一次回来,我复又见到小路边长出了曾在我记忆的河流中反复出现的锦葵花,无论如何我都想在花儿的边上多停留一会儿,就是任性的想让自己在此刻做回儿时的那个小女孩。

如果有一样东西能让我瞬间穿越斑驳的时光隧道回到童年,那么便是锦葵罢!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