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8年3月10日 晴

沉寂着的,都在苏醒。

早春的美,是一种有节制的烂漫,它们有序、井然,一朵花,一株草,都是那么合理的呈现在日光之下。像一个班级,惊蜇的一声雷响似乎是那上课的铃声,大家推推嚷嚷,最终都整整齐齐坐在春天的教室里了。

天气好,中午刚吃好饭两个人就骑车去河边耍。在春意并不盎然的初春时节,往往人会有一种对生灵复苏的惊奇之心。

杨柳丝吐出了新叶,漫天垂挂的碧玉在风中摇摆的样子煞是好看。白玉兰开得尽心尽力,一不小心就把我们所有的视野都铺满了它的身影,可又因用力过猛,玉兰的花期实在是短得可怜。几乎是每个春天,我都会在家里插一只打苞的白玉兰,就这样每天看着它开又看着它谢。

浅水滩里的芦苇都冒出了青青的叶芽,和蔡桑蹲在边上盯着一只小蛤蟆看,按理说这时候它不应该出现在水里啊。

记得小时候,一到春天,小河边便是我最好的乐园,会用芦苇的叶子折小船,也会抓很多小蝌蚪带回家养,更有很多野菜专只在河边才长得多,挖上半天也能挑上一篮子回家炒着吃。总之,童年的春天差不多都是那样过来的。

这次出来,发现护城河畔进行了一次翻土大行动,沿河的林间草地通通都被挖开了,并且又有新的树苗挪过来准备种下去。我的生活也该松松土,以便时不时的在其中播下新的种子了。



————————————————————————————

手机片 爱风se


   
评论
热度(2)
何事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