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2018年8月6日 雷暴雨后的晴

中午天阴阴的,没一阵子就下起了大雨,好极了给热烘烘的苏州冲个清凉澡。到了下午太阳出来了,晾衣服时我心想着这雨一下紫薇花定又落了不少,况且这雨后的紫薇花朵我倒还没好好欣赏过呢,于是穿了衣服就去看了看。

昨天两人在家一天,从早到晚。晚饭后,他突然说,孙桑我们别干坐着找点游戏玩玩吧!我来了兴致:好啊可是两人能玩什么游戏呢?他说纸牌我们都不太会两人也玩不起来,说完他就在房间里转,边转边想。

我说玩抓沙包吧!前几天我就一直闹着你给我缝几个沙包的。他一听觉得行,就做了起来。冰箱里不怎么吃的高粱米姑且就用它来填沙包吧。蔡桑真的是超人,样样都行,连针线活也难不了他。不止一次我问他:只要你着手做的事,我就没一件干得比你漂亮的,求解?他估计也听烦了,每次只回:那是,也不看是谁老公。

我喜欢时不时的赞美他,没办法,他实在优秀的令人不得不夸上两句。

很快的时间他便变着针法的缝好了六个沙包,我激动的抓了起来,这是我小时候的冬天和同学经常玩的游戏,这样可以很快的让双手热乎起来。教了他一下,发现不管怎样他都赶不上我,毕竟是童子功啊!

两人哪都不去在家里混待着,一同琢磨着如何游戏,我觉得也是很有趣的事。

   
评论
热度(1)
何事惊慌